当前位置:首页 > 生态文明 > 林苑文学

长白山中的“小龙虾”

来源:
日期:2019-02-28
【 字体:

  

  秋日的阳光真好,暖暖地照在田野里,照在河滩上。

  又到了高粱晒红米的时节,河里的蝲蛄开始褪壳了。其中有那么几天,太阳一卡山,它们会争恐后地往岸上爬,拦都拦不住。

  那条日里夜里都擎着洁白浪花的大河离我家仅有100余米,时至今日妻子还会常常念叨。那年那天傍晚,她带着四岁的小女儿到河边洗衣服,手前身后四处都有蝲蛄往岸上爬,她赶忙让小女儿往水桶里捡,不一会儿小女就高兴地喊道:“妈妈,水桶快装满了!还有这么多,可怎么办呀?”

  这大半水桶蝲蛄拎回家,可有菜吃喽!先是揭了壳,然后用绞肉机绞碎,再用细萝过出来,加上些许切成丝的绿白菜叶,下锅煮沸,不一会儿,锅里便呈现出淡红色一朵朵的团状,有些像鸡蛋糕,乡亲们都叫它蝲蛄豆腐。每个人盛上满满的一大碗,喝一口,那才真叫个鲜呀!

  说到鲜字,人们自然要想到“海鲜”,其实,这长白山里的“河鲜”鲜劲并不比海鲜差哪去。那年去北欧,在挪威的首都奥斯陆,导游对我们说:“挪威有着漫长的海岸线,水产资源非常丰富,来这里一定要吃一回“帝王蟹”的。”那也是个风和日丽的秋日,我们在滨海餐厅落座,不一会儿,“帝王蟹”便端上来了。半只帝王蟹就有一斤多,吃完了对主食连扫都不想扫一眼。那帝王蟹确是很鲜,邻桌体重已经严重超标的母女俩每人又来了一只,那胃口让我有些嫉妒。

  归国的飞行总是漫长的。我望见那熟睡着的有着一副好身板的母女,联想到了奥斯陆滨海餐厅的帝王蟹。其实,帝王蟹在我国南方叫大龙虾,我们长白山区的蝲蛄应叫小龙虾。同科,同类,同种。只是出生地不一样,所以知名度,身价也大不一样。

  长白山区的“小龙虾”个子虽然小一点,但它对水质的要求十分严格,必须是山谷中流淌着那清清的河流。

  十多年前的一个秋天,我在饭店碰到两位酒友在打赌,一个说,如今你若在岭南岭北的河里找到一只蝲蛄我就生吃了!我的心陡然暗淡下来,这说明一个物种在我们生活这个区域里灭绝了,我不自觉地打个冷颤。

  据说蝲蛄在我们这个区域绝迹,是和一种专门毒杀甲壳种的农药有关。

  两年前的春天,陪朋友到我们集安的丸都山城景区游览。在景区的小溪流里我随手翻开几块石板,只见有几只蝲蛄的影子忽地闪了出来,飞似地钻进另几个石板下面。我惊呼起来!朋友们也一阵唏嘘。这当然是我们这一地区生态恢复的佳音。

  如今,随着国家生态工程的修复,我们地区有些水系曾经消失的蝲蛄身影已再现,“长白山小龙虾”已经出现在某些饭店的餐桌上,价格不比挪威奧斯陆的帝王蟹差多少。我想,那种河里的蝲蛄争先恐后往岸上爬的日子不会太远喽!

  归来的路上我陷入了沉思:难道我们的生态环境一定需要走一条破坏到再去修复这样的路吗?生态修复,我们要付出得更多,更多!(程伯承)

(责任编辑:省林业厅程莹)
  
  • 主办单位:吉林省林业和草原局 承办维护:吉林省林业信息中心 地址:长春市亚泰大街3698号
    吉ICP备05001602号 网站标识码:2200000005 

吉公网安备 220102020005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