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态文明 > 林苑文学

忆红海滩

来源:
日期:2019-02-28
【 字体:

  

  时间已经过去三年了,但我仍然忘不了那一片殷红的海滩——盘锦红海滩。

  最早结识红海滩,是在电视的风光片里,当那航空拍摄的鲜红色地毯般的海滩映入眼帘时,我震惊了,于是有了一趟红海滩之行。

  初秋,我们来到红海滩边。海堤上,建筑着一座凌空飞起的高台,甚是壮观。高台分两层,登上最顶层,红海滩尽收眼底。那一片辽阔的殷红,几乎望不到头,与远处的大海一起连接于天际。红海滩红得大气磅礴,红得令人瞠目结舌。

  红海滩由三部分组成:芦苇荡、红海滩和泥海滩。当然占比例最大的还是红海滩。

  从观景台下面的海堤往右面走约五六十米是一片芦苇荡。这片芦苇荡长得茂密葱茏,头上顶着黄白色的缨穗,在秋风中摇曳、荡漾,发出沙沙声响。这使我不由联想到小说《白洋淀》中的芦苇荡,一时间,竟浮想联翩,激动不已。

  在芦苇荡驻足拍照后,我将游览的重点放在了红海滩上。其实,红海滩也并不是一色到底,而是因地而异。红海滩中建筑着三个由木栈道与海堤相联的观景台。从芦苇荡到第一个观景台的红海滩,密密的紫红色海草铺成一片殷红色的厚厚的大地毯。从这到第二个观景台,这段红海滩内有几个弯曲的水道和分布着大大小小的一些空地,将红海滩分割开来。这不但没有破坏景观,反倒给红海滩增添了色彩。从这至第三个观景台的红海滩,海草逐渐稀疏,红色渐渐淡去,海草之间,布满了大大小小的泥坑。三个观景台,顶数第三个壮观。两道木走廊,延伸进海滩三十米左右,一道横向走廊,将其连接成u字形。横向走廊中建筑着一座古亭,内置美人靠。栈道周围全是海泥滩。泥滩呈灰黑色,很是细腻,上面布满一元硬币状的小坑洼。一些手持鱼竿的游人正在垂钓。问他们在钓什么,答曰钓海蟹,并指着身边的鱼篓让我看。原来是只有婴儿手掌大小的小蟹子。我想,这种小蟹子吃起来肯定没有什么滋味,他们不过是在享受“独钓”的乐趣罢了。

  第三个观景台的海堤上,有几座很具特色的建筑,主要是一些店铺。这些建筑的后面是一片广阔的稻田。此时已经是秋末了,水稻基本熟透,好似黄金铺地,金黄金黄地闪亮着。回首海堤内侧,紫红一片。两相对照,黄红争艳,令人惊奇、欣喜。

  因为第三个观景台是最后的观景台,所以等待返回停车场的游人非常多,需要站队等候。我与导游联系后,他让我们继续往前走,在河口那儿等着就行了。

  从这儿到河口,约两公里的海滩内基本上全是光秃秃的泥海滩,看去有些凄凉。但是河口处却是一派生机,桅樯林立,几十艘渔船停泊在港口。一些渔民正在忙碌,好似在把今天的鱼获搬上岸来。

  此刻,已经是午后四时多了。太阳斜射,红海滩也“人去楼空”了。只是急于返程的车辆将道路拥挤得满满的,继续着另一种的车喧马嚣。

  一路奔驰,到家时已经接近20点。晨出暮归,名副其实的一日游。

  回到家里我翻找着关于红海滩资料:红海滩的红色是一种叫碱蓬草植物的颜色。大片大片的碱蓬草长在一起,就汇聚成了红色的海洋。碱蓬草是惟一一种可以在盐碱土质上存活的草。正常年份3月上中旬至6月上旬都可出苗,出土子叶鲜红,7~8月为花期,9~10月为结实期,11月初种子完全成熟。深秋成熟时植株火红,热烈如火,鲜艳欲滴。辽河从上游带来的有机物与无机物在入海处形成了咸淡交融的大量物质在这里沉积,形成了退海之地——滩涂,含有沉积有机物的滩涂特别适于盐生植物碱蓬草的生长,它以每年几十米的速度向海中延伸。红海滩的确切出现时间无法考证,有学者称有了地球有了海的时候,就已经有了红海滩。人们为温饱而奔波的时候,叫她“红草滩”;人们需要用她休憩心灵的时候, 叫她“红地毯”。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的“瓜菜代”岁月,红海滩也曾成为救命滩。滩边的渔民村妇曾采来碱蓬草的籽、叶和茎,掺着玉米面蒸出来红草馍馍,几乎拯救了一整代人。盘锦红海滩是活的,始终追赶着海浪的踪迹。滩涂以每年50米的速度向里延伸,红海滩也就踩着它的足迹,一步步地走向海里,远远望去,是一片红色的海洋。(林德馨

(责任编辑:省林业厅程莹)
  
  • 主办单位:吉林省林业和草原局 承办维护:吉林省林业信息中心 地址:长春市亚泰大街3698号
    吉ICP备05001602号 网站标识码:2200000005 

吉公网安备 22010202000524号